.......不知道该说什么.

终于发帖子了`
放上地址


◇『人柱アリス』◆日光

◇『人柱アリス』◆王国



发帖子的一瞬间觉得无比轻松`
姐姐说的没错`我们是时候告别爱丽丝的世界了`
百感交集`
我以为会想痛哭一场来的.

之后的事情再怎么样`已经和我们没有关系了`
笑`

小小的梦`拜拜.







然后看PV`看到突然泪流满面..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放入感情太多的结果.

所以我们说`
后面的路也还很长`我们还是`
继续努力下去吧`







一枚没有放出的图片↓
大哥太严肃了啊啊啊`忽略王国LOGO`窘.
110680_1239277356777x.jpg

一番目アリス`花絮.

哈哈~
那天其实天气挺好的~
大哥是见光死`
加上大姐又跑的太快`
所以合照少的可怜啊啊啊TVT.

于是翻到搞笑花絮一枚~

IMG_9473.jpg


话外音:
大哥:兄弟来帮我看看这个字念什么.
云兄:……额……
大姐:你们够了没啊.
双子:快点啊快点啊.跪着好累啊..

MIKU:两个文盲.写的义勇军进行曲嘛....



=-=....

眼镜娘上身。

今天收到了上个星期天去108买的隐形。
头一副绿色哦。

一直想找到最开始那副的牌子。

终于让我给找到了。


很耀眼的颜色。
.
.
还有刘备的小框架。.
.

镜片反光严重于是下掉了。







我就是个非主流OTL.|||.





手机拍。无Ps.慎看。





ff


2.jpg


3.jpg


4.jpg







多么耀眼的绿色啊~

哟.

收到成绩的时候。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悲痛欲绝。可能学习在我心中真的没有那么重。又或者我也只是有很强的挫败感而已。


就这样了吧。反正从小到大碰到大考都走大运。所有的制度改革都恰好在我们这届。很多时候我都不得不感慨自己怎么这么背时。实在是没有勇气再来一次了。


再说。人生也并不是只有这么一条一成不变的路可以走。想想自己。怎么会沦落到这个样子。不过也不想说什么不该学美术之类。本来就像是赌博了。现在没有压力了。让我安静悠闲的度过这五十多天吧。


唯一恨的。就是那个画室那些人。从很早开始讨厌的。我是为什么要一直呆在那里。想来不过是太固执。那个老师从一开始就指了一条错误的道路。还有那些人。我是真的从心里。讨厌你们啊。离开画室的那天心里轻松无比。现在看来。原来这才叫真正的压抑来着。


我恨你们。


于是也没什么好郁闷的了。昨天直到睡着之前我才发现。原来我早就想好了最坏的打算。不然在我妈问我打算怎么办的时候我也不会回答的那么斩钉截铁了吧。早就知道自己这么背的运气不适合赌博了。


我解放了。只不过是真的让妈妈失望了。


对不起。


所以就这样吧。什么都没发生了。也曾经是个成绩很好的家伙。就是惋惜。


这就是现实了。这世界实在不适合我这个乐天幻想派。马勒戈壁。

随感着的随感.。

04.05





昨天什么都没有写。
担心在情绪不好的情况下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
因为比较口无遮拦来的。


从某种角度来说。
我们被忽略掉了。
或者说。
我们被遗弃了。


再一次在同一个地方看到一个人就在眼前。
消失在人群里。
拉着卫卫的手指有点发紧。
我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了那个很久很久以前。
也是在这个三岔路。
他和阿顺往两个不同的方向。

而我就在路口。
看着他们的身影湮没在人群中。


那天我将手机握在手里。
却不知道该打给谁。
那种感觉。
就算现在想起来。
也一样很可怕。


所以我站了很久。
然后。
拉着卫卫进了KFC.


被人否认自己的存在。
是我最无法接受的事情。
虽然我从来就是个存在感很弱的人。
就算和卫卫讨论国拟。
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了。


因为我不敢去想。
如果没有小卫在。
我该会有多凄凉。


我给妞打电话。
突然就发现很久没有听到他的声音的。
我连着说了很多个不开心不开心。
一边笑一边说。
就像从前我去找他发牢骚一样。
然后唠叨了很久。
也无非是说些好烦啊我不开心之类的话。
挂掉电话。
我就突然想念他们了。


我很想念猫。
那个在我碰到无法克制的情况下。
第一个想到的人。
可以互相说生活上的不顺利。
又从来就是平静没有激动语言的对话。


我很想念女女。
那个经常送我到门口的女儿。
就是突然想到了。
而已。


我很想念月和顺。
爸爸妈妈。
我很想念每次他们送我上车。
自己才离开的那种感觉。
其实我记得。
我都有在意。
每次。
我都会站在门口。
看着送我的人离开。
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这种习惯。
我确一直记着这一点点小小的东西。


我很想念妞。
不管我说了多么过分的话。
他都不会生气。
只有我不理他。
从来没有他不理我。
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让我可以肆无忌惮的发泄。
能有人听我喋喋不休。


然后就很悲伤。


我知道他很不开心。
可是我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还是敲了敲。
他说不开心。
我也不开心。
不过还是没有发牢骚吧。
如果换成我
这个时候还有人对着自己发牢骚。
会很烦躁。
不知道他是不是很有挫败感。
只知道现在不是给我耍小脾气的时候。

我跟妞说。
就算知道会这样。
也还是会去吧。
尽管那里很闹很闷很吵我很饿。
我很讨厌喧哗的地方。
比如漫展。
也还是要去看。


人在情绪不好的时候。
待在外面。
总不安全的。
我感觉我很罗嗦。
但还是坚持把他赶回家了。


下午在卫卫的IPOD听到了约束之所。
我回忆起去年整个下半年和大家一起排练家教的时候。
超级温馨。
就突然很感动。


等收到他回家的信息才去洗澡睡觉。
希望他是真的回家了吧。


然后发现六号了。
晋的生日诶。
发短信。
睡觉。


我从来都觉得。
记得别人的生日。
和别人记得自己的生日。
是件幸福的事情。












04.08




很乏。


其实早就想到会碰到不顺利的。
但是真正碰到一个说话咄咄逼人的客人的时候。
想平心静气的亲切说话真的好难。
倒不是因为生气之类。
就是觉得很委屈。


说话口气好点会死人么。
对不起啊。
所谓做生意的觉悟我还没有。
你也不用咄咄逼人的来教训我。


于是终于决定休息一会了。
也不是放弃。
是休息。
休息而已。


好乏。


昨天过得很恍惚。
挂着耳机听了整天整天的人柱。
觉得都快迷失进小小的梦里了。
我开始变的忧心大于开心。


我想要回我的日记本。
那个带着密码的小日记。
我有点后悔为什么要把日记给他。
我想它回来。
真的真的。
又或者想要回来的。
是我失去的时光。


我的小MP3还是静静的躺在那个抽屉里。
它坏掉了。
所以我只能自己哼那个旋律。

"solo ga la.
a li ga duo yi ei lu.
so mu na xi na zm.
xi m ji gi yu do o.
so o m dei ni.
ei na o.
ma w xi sa m.
yi ki zu no ku la wa.
so family."


就是乱哼哼。
也觉得。
可以理解歌曲里面的感情。


女儿回来看我们了。


不可否认。
大半年的时间带给我们太多的陌生感。
我感觉到了。
我想每个人的声明交集都是有限的。
交集过后就是分道扬镳。
所以。
愿我们大家能一路走好。


你知道么。阿桑死了。


然后我就愣住了。
能唱出那句“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的人居然不在了。
我不敢再问。
我怕我会难过。


很想抽时间去江边走走。


手机很安静。
安静的让人不安。
我想好好的睡一觉。
可是好不容易睡了。
却又太不安。


爸爸妈妈你们到底是怎么了。
我想问又不知道怎么问。


所以就觉得好乏好乏。
乏到语无伦次乏到不知道张口该说什么。
我想休息可是又怕会无聊。
我想忙碌些又总感到很焦躁。


最后说一次。
好烦。
我以后再也不说这句话了。












转载日志.流水帐.

03.25



最近很忙.
很忙.
忙的干什么都没有时间.
越来越觉得焦躁不安了..


星期天上课.
之后到处奔波.
做衣服.
安排外景.


觉得时间真是少的可怜.


真无力.
不知道大家是不是也一样..

辛苦准备的东西就这样被糟蹋了.
真的是不甘心..


也许就跟大哥说的一样.
小孩子就是比较好强..

星期天只有那么长.
直到走在回家路上
才想到还有好多好多的事没有准备..

更无力了OTL....


那天很不安.
感觉就象被挤压住了一样..
好在还有大家..


所以.我们一定要加油啊..多余的都不要想了..












03.26




从来就是个存在感很弱的人.
今天终于意识到原来翻翻别人的博文.
是下意识的在看自己有没有出现在别人的视野里..
会不会有人提到自己..


头一次觉得妞他是个很感性的人啊.
其实我想.
多了解一些其他人的真实..
也许这个每天陪我渡过这些无聊时光的人.
对我来说也只是个陌生而又虚幻的个体呢?
只是突发奇想罢了.


很想念白夜的孩子们了..


还有七十天.
.我感谢陪我熬过这段时间的人.从心底.


下午去某某女的空间看文.
真好笑.
真的.

都一年多了
.这是个说长也不长.
却也不短的时间.
我只能说某人你太可笑太可悲了.
不过你从来就这样.
我只是想看看自己当年有多不成熟.
结果我看了一下午傻叉的苦恋史.
差点嗨断气..


我不是个幸灾乐祸的人可我真的很幸灾乐祸.
你的人生很悲哀.
自以为很颓废很美么?
其实根本就是你大脑有水.
先天的!


喊着要和朋友永远在一起的口号的情感最虚伪..


没有时间写博了.
有时间也不记得要写.
于是记在这里.
到时再转过去吧..












03.27



今天去体检.
看到了传说中的晕血症..

嗯.

看见一个人在眼前倒下总让人觉得很惊心..


同学说我脸色很苍白啊.
真窘.
我身体明明很好的..


人真多.
看见了好多好久没见的人..


测视力的时候还是取掉了隐形..
诶视力其实也没所谓吧.
只不过度数涨了.
看什么都是模糊的..

我在那一瞬间想起了一年前去配第一副隐形的情景..


还有十个星期.
七十天..


昨天晚上问了大哥一个问题.
一个问过好多人的问题.
象我这样总需要人陪的家伙是不是很烦呢.

大哥说:
是啊是啊你很烦的.
不过无聊的人就是要人来烦才不无聊啊...


.和当年某说的真相似.

我不记得有没有这样问过妞.
可我记得妞说过:
没关系啊来骚扰我吧呵呵(-_-#)..


很多时候自己都觉得自己好烦啊.
所以.
每次听到这种回答.
我都不知道是什么心情.
但多少有点感动..


能够包容我这么麻烦的坏习惯的.
我自己都做不到..
虽然这样说会觉得有些矫情.
不过再听到有人这么说.
心里还是会觉得..
很奇怪吧..


处女座的人总爱多想..











03.30




累了这么久.
毛糙了这么久..

虽然多灾多难.
不过总算是圆满了.


今天很开心也很感动..


之前因为被抄团.
让我很愤怒也很沮丧..
所以开始和卫卫商量加快进度..

先是失去了尼尼..
后来外景前一天弟弟又差点离开我们.
这么多灾难.
实在很打击我和卫..


现在想来.
真是百感交集..


我突然体会到猫和狂的心情..
这个团算是我最累的.
也是最用心的一次了..


多人外景果然很麻烦..
不过今天很开心.
太感谢云兄和小黑了.
陪我们纠结那么久.
片子实在美好到泪奔..
(特指大哥死在花丛那张.)
而且天公作美.
下午阳光大好.


说到大哥.
其实会有很多矫情的话要说.
对于这个大哥.
我实在很感动.
第一次碰到这么认真帮忙顶角色的孩子.
之前搭讪的时候压根没抱希望.
但结果太美好了..

而且也很谢谢大哥在出现问题是听我发牢骚吧..
今天晚餐搞的我挺过意不去..
这是唯一的遗憾.


今天大家都太原版了.
除了我这个一直在笑场的家伙之外.
准备时候虽然纠结.
剪出个蓝夫人头还被剪破了手.
流了一下午血.
满手惊竦.
但还好一切顺利.
有这么激萌的大哥陪我冰葱.还有豆腐可吃.


此生无憾了.










03.31




…时间正式变为六开头…
还有六十八天…


今天在月的空间看到一句话:
“你走进我的心里。我会难过。因为那里满满都是你。
我走进你的心里。我会难过。因为那里从来没有我。”


我不大记得原话是什么样子。
但是…
为什么一切会变成这样。
我们谁又说得清。


又再次说到习惯的问题。
这是个令人讨厌的东西。
但却和我们最亲近。
就像我每天一定要和人说说话才会睡觉。

或者一直聊天聊到睡着。

这个习惯实在太可怕。
我不敢想象如果有一天没有人在。
会不会使孤独感轻易的侵入心底。

实在不是什么好习惯。

所以我们在变的独立的同时。却越来越脆弱。


昨天晚上终于因为某些原因从外景的亢奋状态摆脱出来。
实在是不太正常。
太不符合了。

我说:要淡定。
因为。
乐极生悲。

还真的生悲了。

某人你要淡定。适可而止吧。


好烦。说话越来越矫情。









04.01




昨天给卫卫打电话。讲了很多。
如果我们没有碰到对方。
这个团会流产也说不定。

有人并肩作战的感觉实在是很好…


够了。真的够了。


某人你不是第一次给我当头兜冷水了。
每次在我情绪最好的时候给我打击的都是你。

那好吧。

我没有看到图没有办法理直气壮的反驳你。
你是第一个看到图的。
我是很期待听到别人的评价的。


说真的。我很难过。


天知道我花了多大的心思去维持这个多灾多难的团。
我们是不成熟。
但是我依旧肯开心。

可是第一个就被全票否决。
我还是不免很沮丧。


不想多说。
以后还是不要依赖外人了。


外人不可靠。










04.02






开始有种莫名的烦躁感。


我不知道在烦躁什么.
被买头发的孩子问的有点焦躁。
被讯问大哥身份的朋友问的更焦躁。

好不容易有机会上网。
却觉得有好多事情不知道从哪里忙起。

就开始一个劲的说:好烦好烦。
还不如用手机上网。
可以让我专心致志的聊天说话。



真的不知道在焦躁什么。
愚人节。
一大早上就被阿顺冷到。
越来越后知后觉。
讲了几遍才反应过来原来阿顺你在说冷笑话啊哈哈=_=。



感觉像是被愚弄了一样。
我记得前些时。
时间还剩96天。
现在竟然是69了。


大哥的图出来了。
看到的时候激动了很久。
就像妈妈看到新生儿一样(你滚好吧。

我说如果我只是个单纯搭讪的呢?
那就当是互相打发无聊的时间吧。
我想说:可是现在也是这样吧?
但我睡着了。

于是终究没有说。


孤单。
是一个人的狂欢。
狂欢。
是一群人的孤单。

我突然想到很久以前这么一句歌词。


每天到底在等待什么呢。我快把自己玩进去了。















04.03




在被窝里发出了一声闷笑。
原来我是这么擅长变脸来的。
想到当初说话那语气。

啧啧。

本性暴露了吧。
从“亲”到“乃”最后到“你”。
这变化大啊。

实在喜感。
可惜手机内存小。
聊天记录存不下。
太遗憾了。


最近有点混沌。
周围在脑海的印象越来越乱。
分不清跟我对话的人到底是谁的谁的谁是个什么样子。

说啊说啊说到最后连自己都不知道最初的目的是什么。
到底在烦什么。
其实最麻烦的那个家伙是自己吧嗯。


哎呀好烦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