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饱了撑的。

好。

我天生妈妈桑命。
吃饱了撑的没事干。


朋友算个毛。
朋友什么都不算。


我吃多了才会去管你。
爱怎样怎样。

神经线断裂。

神经线彻底断了。

我很不开心。
我觉得很累。
让我消失掉吧。

这样。
大家就都轻松了。


对不起我听到你说这个实在无法再假装开心和轻松了。
突然觉得很累。

其实很早以前就开始觉得。
人要控制自己的嫉妒心真的好困难。
同时还要懂得怎样包容。
真的好累。

说实话。
再怎么样。
你还是会包容她。

怎么样都改变不了的。
只是对不起。

我做不到了。


说我小心眼也好。
说我食言也好。
控制不能了已经。

明显的不开心。
明显的心情不好。
那个时候真想甩手走人。


我错了。
铃声删掉了。
以后不会再对你要求什么。
任何要求都不会有。



我很压力。
也很压抑。
甚至怀疑自己这样下去真的会分裂掉。
夹在你们中间。
我不知道自己算什么才好。

所以。
让我消失掉吧。






晚上的风景真的很好。
很少的车。
很少的人。

我累了。

转身。

半夜睡不着。
爬起来上网。
还要偷偷摸摸的。

笑。
这大概是初中玩冒险岛的时候。
经常做的事情了。


还是非常的心神不宁。
也许又是我想太多。

自己就这样把自己放在这个定位上。
翻来覆去睡不着。
我多想逃走。
逃到没有这些情绪的地方。
像鸵鸟一样。

明天还要去接猫过来。
也许多个人陪我。
会好的多。




不知道是不是最近无聊翻了很多初中才看的胃酸小说出来看的缘故。
突然变的有点奇怪。
常常。
莫名其妙。

昨天因为某些原因有点憋闷。
恩对。最近经常憋闷。
很多事情努力逃避的。
到最后自己弄的自己越来越糟糕。
糟糕的一塌糊涂。
然后和笨寞隐厮混了一整天。
空虚的要死。
也彻底宣布“跳舞机我不爱你了。”

也拖着坐在那里聊天不愿意回家。


约好今天去找阿八和泠。
结果从早晨4点开始下雨。
还打雷。
当然那时我睡的很死。
是泠告诉我的。

醒来的第一反应是。
“居然下雨了。”


然后发信息过去。

故意坐了很远的车。
还在华师转了很大一圈。
虽然走了满腿的泥巴浆。
下雨天就尤其怀念从前猫和菡子一起住在这边时候的日子。
最后在三点的时候和泠碰了面。

很多事突然涌现出来。
电影一般。
所以下午坐在那里不知不觉又说了很多。
关于白夜的东西。

我知道我很罗嗦。


昨天原本是想今天来找八酱。
泠很RP的开了一个玩笑。
结果我还很倔强的说。
我是来找你们的。
肯定的语气。

事实证明我确实是这样。
倔强又别扭了一次。


我有点累。
其实我只是想来看看你。
用这种倔强而别扭的姿态。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真的很纠结。


我看到了你那个手势。
对不起。
我说过我是来找八酱的。
对不起。
我是故意的。
对不起。
我狠心了一次。
对不起。
我却让自己又陷入了一种情绪。
对不起。
我可能错看了你的表情。
对不起。

所以。
我再次看到了你挥手再见的样子。
和单薄的背影。


第二次。


这次是我丢下你的。
突然想起你曾经说过的一句话。
“转角总在前面。转身总是瞬间。”
转身的瞬间脑袋有点空白。

再次出现无感状态。


可能不经意间流露出了不该有的情绪。
八酱、泠。
你们就假装没看到好了。


瞬间想起当年他们在十字路口向各自方向走时的场景。
背影。
突然泪流满面。

不安不安。我永远都在不安。
其实奇怪的永远都是我。
不是你们。
是旁观者的我。

最近常常想。
没有我什么都好了。


还有熟悉的不得了的车站。
熟悉的不得了的路线。
熟悉的让人哽咽。

我已经不知道跟九九说了什么。
她却说。
现在终于对你的反常有了合理的解释。

我是无奈的。
即使发生了那么多事。
有些东西却是永远改变不了的。
对么。
你又何尝不是固执又倔强的人。


也许如九九说的。
不过是一时的熟络而已。
我太掏心挖肺。

本来就不是等价交换。


我把自己看的太重了。

即使现在想想你那个手势。
那个表情。
可能也只是我自己不安。
我的消失其实什么也不算。
你的世界依旧会转。
我只不过用我的情绪。
放大了你的行为。

所以让自己心痛。


我就是个分裂的受虐狂。


就这样罢了。


今天好意外的看到美堂。
只觉得眼熟。
却没有认出来。

很眼熟。
再就是美战的夏天。

还有狂他们。
好了。
希望大家都无视我就好。



让我忘记这一幕。
安心的睡觉吧。
晚安。

Delete。①。

3月10日。
早晨遇见。

我说。
“亲好。亲还有在继续出东西么。”
之后是被嘲笑了很久的一段对话。

没有预想的。
没有人问我是谁。
也出乎意料的。
答应了。

于是就这么遇见了。

这么久之后。
每次想起。
也还是会觉得很感慨。

也不知道。
我遇见你是不是件该开心的事情。

很有规律的聊天。
吐槽。
作息时间。

我还记得那天晚上我很小心的提到了Saya的事情。
结果。
那天聊到了3点过。


那时候每天挂着QQ等着。
等着陪我吐槽的人。

每天晚上聊天聊到自然睡。
第二天早晨起来第一眼。
看到的就是“又突然睡着”之类的话。


那时候。
我们有很多话。
什么事可以讲。
我想念的。是无话不谈。


是的。我想念的从来都是外景前的那些时光。
后来就不一样了。
我才发现。我的生活是单一的。
而你不是。

我才发现。原来一直在左右我的是你。
而你的是什么。我不知道。



然后开始有争吵。
然后开始有疏远。
然后开始有烦恼。


我开始觉得看不透你。
你开始不再什么都会对我说。
也是。
原本我们就不像我想象的那么熟悉对不对。


是我太看高自己。
看高自己的地位和存在价值。
其实我没有那么重要。




是我把你忘记的那句话记的太牢。
“每天你睡着之后我有多空虚。”
还有那天无意间看到的签名。

你早就忘记了。
我不该还记着。





刚开始的新鲜感早就没有了。
其实我是个很容易让人觉得烦的人。
你发现了。

是的。
你开始嫌我烦。



我开始觉得。
我看不透你。
事实证明。我确实看不透你。

我常常说。
想念那个三月少年。
那永远都只是过去罢了。



我能说什么。



我还会因为弟弟的事情生气。
生你的气。
我不怪她不懂。
却怪你不明白。
这一切都让我很有挫败感。

至少有句话没有说错。
你太不懂我。




然而我也不懂你。
一样。
很公平不是么。




我很小心翼翼的叫你出来陪我。
你告诉我你是陪一郎。
你告诉我你是馍一郎。
我记住了。
可是也就只有这一次了。

我会在以后不断的怀念那天。
你在我旁边絮絮叨叨告诉我要怎么样跳舞动作比较好看。
也只有那一次。
我可以放心的跳不会担心什么。
因为有人会上来救我的。

还有那天广场上看人们成对成对的跳舞。

代价也很大。
那是我最刻骨的一次。
哭的乱七八糟。
现在想想。也许从那时起。
就注定今天。




现在我不再爱跳舞机。
一点也不爱。





我还记得那次阴天。
你带我去爬山。
虽然没有爬成。我却被你带着走过了好长的时光之路。
我在那里看到了你过去的痕迹。






也许我会都记得。
每件事每句话。

但是。
我也记得。这些都是过去。




你否认也好。
是我想太多。


我无比怀念那些无话不谈的日子。
不过。
我确实不重要。
没有我的存在也一样。
生活也不会有什么改变。

是不是。

我走了。
你不用再担心又人会来打扰你的生活了。
这些我记得的。
写在这里。

然后。





Delete。